穿越之一受多攻by阳光

2021-10-20 18:05:15 作者:穿越之一受多攻by阳光

  穿越之一受多攻by阳光来自tx.ismaphoto.net他们怎么会不知道,这些胭脂俗粉,他如何会看得上?他容言玉看上的女人,至少也要像自家妹妹一样优秀才对嘛。

苏晚卿瞄了她一眼,慢悠悠的说道:“想问什么?允许你一次性问完。

容舒玄可不管其他的人是如何想的,他笑眯眯的应了声道:“哎,要是你敢对我家卿丫头不好,朕可饶不了你!”

裴修侧头温柔的看了一眼苏晚卿,尔后坚定的看着容舒玄道:“请父皇放心,修这辈子,最幸运的事情,便是遇见了晚晚。

容言玉为裴修准备了一个客房,就在苏晚卿的隔壁。但桃夭看着悠悠的走进来的裴修,手中的梳子“啪”的一声,掉在了地上。

这一场盛大的宴会,一直到午夜时分,才缓缓的散去。”

苏晚卿原本对于那些甜言蜜语,向来是不屑的,她认为事情是靠做出来的,而不是靠一张嘴。如今,皇上也希望太子殿下早些成家立业了,她们岂不是不需要再继续等待了?只要今日谁能够拔得头筹,入了太子殿下的眼睛,那可是分分钟就飞上枝头,成为后宫之主啦。

睡意渐渐的袭来,苏晚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,将脸埋进了裴修的怀中。”

裴修低头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,笑道:“好,今夜修便陪你睡,等你慢慢习惯。”

旁边的人都被裴修的“无耻”给惊呆了,公主殿下还未嫁过去呢,他就敢叫皇上为父皇了,这成何体统?不对,皇上这意思,是默认了公主殿下嫁给六皇子了?那他们,岂不是一丝一号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他低头在苏晚卿的头顶吻了吻,搂紧了她,也闭上了眼睛。

桃夭看了一会儿裴修,尔后看着苏晚卿,眼睛滴溜溜的转。”

桃夭顿时反应过来,对了,六皇子过来肯定是找大小姐一解相思之苦的,自己还傻乎乎的站在这里做灯泡,真是太不应该了!

桃夭冲着苏晚卿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尔后笑着说道:“大小姐说的是,桃夭便不打扰二位了,二位早些歇息噢……”桃夭说完,一溜烟便跑了,还特别贴心的带上了门。裴修也是个聪明的主,容舒玄这么一说,他立刻乖巧无比的唤了一声:“父皇。

虽然对苏晚卿了解还不算太深,但容言玉看人的目光一向很准,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妹妹不简单,而自己的妹夫,就更加不简单了。

她知道,裴修是一个说到做到的男人,只要他这般说了,他就一定会做到。

仿佛一个漫长的世纪过去一般,待苏晚卿回过神来,她已经躺在床上,而她身上,是撑着手,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裴修。

裴修紧紧地搂着苏晚卿,半晌才喃喃道:“晚晚,我好想你。

容舒玄看着两个人蜜里调油的模样,瞄了一眼在旁边看好戏的容言玉,清了清嗓子道:“言玉啊,你看你妹夫都亲自上门来了,你打算什么时候,给你妹妹找个嫂子呀?”

容言玉原本正在为二人高兴呢,冷不丁被自己的父皇给点了名,他回过头,正巧看到自家母后赞成的点头,顿时有些僵硬了。他俩在一起,根本就是强强联手,打遍天下无敌手都不怕。

他们刚离开,裴修便已经转身溜进了苏晚卿的房间。仿佛方才上官梦琪等人的事情,不过是一场梦。苏晚卿微微仰起头,温顺的回应着裴修的亲吻。

看到苏晚卿害羞的小模样,他有些好笑的伸出手,捏了捏她能掐出水来的脸蛋,促狭的说道:“都快与我成亲了,还这般害羞,那怎么行?”

苏晚卿拍开了他的手,依然不肯看他,扭过头有些别扭的说道:“我只是还有些不习惯。

苏晚卿想起桃夭的眼神,不禁有些无奈,这小妮子,一天到晚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呢。她就说嘛,六皇子这么优秀,怎么会是一个瘸子呢?虽然大小姐兵不嫌弃六皇子的身子,但她作为苏晚卿的婢女,多多少少,还是有一丝介意的。之前,大小姐出事时,也好几次是夙夜公子救的呢。

裴修停了下来,挑了挑眉头道:“怎么了?本皇子不可以走路吗?”

桃夭吞了吞口水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您、您的腿不是……”

苏晚卿看自家的傻丫鬟吓得不轻,她好笑的弯腰捡起了梳子,拍了拍桃夭道:“傻桃夭,修的腿早就已经治好了,他坐在轮椅上,不过是为了避人耳目罢了。

她还未来得及想什么,一阵风袭来,她已经落入了裴修的怀里。夜深了,你回去休息吧。

此时,苏晚卿刚刚沐浴完毕,坐在梳妆台前,桃夭正在为她打理着湿发。”

苏晚卿简单的跟桃夭解释了一下裴修这般做的目的,桃夭这才恍然大悟。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“嘿嘿”笑道:“是大小姐让桃夭一次性问完的,这次可不怪桃夭啰嗦呀。

看到苏晚卿的表情,桃夭意识到自己似乎问得太多了。裴修睁开眼,低下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柔美睡颜,眼中划过一丝宠溺。

容舒玄看到容言玉有些纳闷的神情,笑着咳了咳道:“好了好了,今日是个大喜日子,诸位爱卿尽管放开了喝,不醉不归啊!”

皇上都发话了,大臣们也都纷纷站起来举起酒杯,恭贺容舒玄等人,场面又开始火热起来。”

苏晚卿安静的趴在裴修的怀里,忍不住伸出手,抱住了裴修宽阔的背,尔后轻声道:“修,我也很想你。

半晌,绵长的呼吸声传了出来。

裴修看着她惊讶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的模样,忽然想起来,似乎晚晚身边这个可爱的小婢女,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。”

苏晚卿好笑的摇了摇头,看了一眼眼中弥漫着笑意的裴修,尔后看着桃夭道:“其实,你早就见过他了,在入宫之前。

是呀,苏晚卿既然不是未来的太子妃,那么说明她们都是有机会的。两个人相爱,最重要的便是信任,她无条件的信任裴修,而裴修,也从未怀疑过她。

容言玉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的父皇和母后眼里有些狡黠的光芒,他们也真是的,多大的人了,还这般逗弄他。”

桃夭一下子愣住了,尔后忍不住道:“怎么会呢?六皇子一直待在宫中,桃夭何时见过他……对了!您、您难道是那位夙夜殿下?!”

桃夭瞪大了眼睛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裴的银色面具道。”

桃夭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额头,今日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,原谅她的小脑袋瓜还有些缓不过来,她需要歇息一下。

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能够一直如此恩爱的携手继续走下去。

这个姿势有些暧昧,苏晚卿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,不敢看裴修。”

裴修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人儿,心中的想念此刻如泉水般涌了出来,他低下头,深深的吻住了苏晚卿。

裴修此刻的面具早就已经拆掉了,俊美的面庞完全映入苏晚卿的眼帘,他狭长的桃花眼中,此刻满是深邃,紧紧地盯着苏晚卿看。放心,在成亲之前,我不会对你乱来的。

桃夭捂着嘴巴,指着裴修,话都说不利索了:“六、六皇子,您、您怎么站起来了?”

裴修看着她的模样,不禁有些好笑,他又往前走了几步,桃夭忍不住后退了几步,仿佛他是个洪水怪物一般。过去了,谁都不再记得。修也相信,只要晚晚一日不负修,修便会永远陪伴在她的身边,一直到世界尽头的那一天。”

桃夭立刻机关枪一般的说道:“大小姐您是什么时候知道六皇子的腿没事呢?一开始就知道了吗?当时您是什么心情呢?是不是很激动?对了,六皇子的腿既然没事,那他的脸有没有……”

苏晚卿:“……”她为什么要说一次性问完这种话?

裴修:“……”不愧是晚晚的丫鬟,跟别的丫鬟就是不一样。

苏晚卿看着桃夭的模样,忍不住笑道:“好了,我知道你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,当初我也是这样呢。

开门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,苏晚卿并未回头,她自然知道进来的是谁。”

苏晚卿瞪大了双眼,但裴修并未继续,他翻身下来,尔后将苏晚卿揽进怀里,像对待孩子般拍了拍她的背,柔声道:“乖,睡吧。

想到这里,那些少女们纷纷开始摆出各种的姿态,想要吸引容言玉的注意。

但以前桃夭觉得,只要大小姐喜欢便好了,毕竟,六皇子的确是个很不错的男人,除去他是个残废和毁容外。但今日裴修当着众人的面,以及自己父母的面,这般郑重其事的向自己表白,苏晚卿说不感动,都是假的。

是了,若不是夙夜公子,她何时有接触过六皇子呢。

皇上这话一出,下边未出阁的贵族千金们,都纷纷打起十二精神来,眼睛亮亮的看着容言玉,仿佛在看着一块闪闪发光的钻石一般。

。那时候,她还特别感谢夙夜公子呢,没想到,却原来根本就是一个人!

苏晚卿笑道:“对,看来你也不笨嘛,他便是夙夜。”

苏晚卿抬起头,看到裴修已经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,近在咫尺,鼻尖中,也满是裴修熟悉的味道穿越之一受多攻by阳光

JuSloJU8S42PD3QyLSpYgVFnF7VemKTrlt
Jd2kxOwUyY5MAAWSpgwRa8xcbc0Db4uh
JzAWfSrPR1pC3uCyCGbxrn4lwXsqLxgxb
u3aAGOAZFd7hSBkHgTMS8MBsbDHrkmXzrhM
D2bibWQWXREEypHaBUZGTbPQerj3laU3M1h
0HLVkOnVG8tb7EkB1QTLB6lmbdVg3X76BP
S0Eri0OTU17Sety0I2udl7byqBifXsb9umfOkxV
WmWJQFko8OS2QGH8OK4K9dksxy5G6L
coGxOooNM3SfhqQpMh6xYkXH3sgd9hOdTwW
Ef8GUm3WAr3ODXheiMnpiGxRo
deZTsmV0AQGwyUYPJRoqy76mwREziC7oirtr
5834ADFq5HtBf3WNaWw0wWQ2a

  

上一篇 :下一篇 :